企業文化新聞中心

致加西亞的信

在所有與古巴有關的事情中,有一個人常常令我無法忘懷。

美西戰爭爆發以后,美國必須馬上與西班牙反抗軍首領加西亞將軍取得聯系。加西亞將軍隱藏在古巴遼闊的崇山峻嶺中 —— 沒有人知道確切的地點,因而無法送信給他。但是,美國總統必須盡快地與他建立合作關系。怎么辦呢 ?

有人對總統推薦說: “ 有一個名叫羅文的人,如果有人能找到加西亞將軍,那個人一定就是他。 ”

于是,他們將羅文找來,交給他一封信 —— 寫給加西亞的信。關于那個名叫羅文的人,如何拿了信,將它裝進一個油紙袋里,打封,吊在胸口藏好,如何在 3 個星期之后,徒步穿越一個危機四伏的國家,將信交到加西亞手上 —— 這些細節都不是我想說明的,我要強調的重點是:

美國總統將一封寫給加西亞的信交給了羅文,羅文接過信后,并沒有問: “ 他在哪里 ?”

像羅文這樣的人,我們應該為他塑造一座不朽的雕像,放在每一所大學里。年輕人所需要的不僅僅是學習書本上的知識,也不僅僅是聆聽他人的種種教誨,而是更需要一種敬業精神,對上級的托付,立即采取行動,全心全意去完成任務 ——“ 把信送給加西亞 ” 。

加西亞將軍已不在人世,但現在還有其他的 “ 加西亞 ” 。沒有人能經營好這樣的企業 —— 雖然需要眾多人手,但是令人吃驚的是,其中大部分人碌碌無為,他們要么沒有能力,要么根本不用心。

懶懶散散、漠不關心、馬馬虎虎的工作態度,對于許多人來說似乎已經變成常態。除非苦口婆心、威逼利誘地強迫他們做事,或者,請上帝創造奇跡,派一名天使相助,否則,這些人什么也做不了。

不信的話我們來做個試驗:

此刻你正坐在辦公室里 —— 有 6 名職員在等待安排任務。你將其中一位叫過來,吩咐他說: “ 請幫我查一查百科全書,把克里吉奧的生平做成一篇摘要。 ”

他會靜靜地回答: “ 好的,先生。 ” 然后立即去執行嗎 ?

我敢說他絕對不會,他會用滿臉狐疑的神色盯著你,提出一個或數個問題:

他是誰呀 ?

他去世了嗎 ?

哪套百科全書 ?

百科全書放在哪兒 ?

這是我的工作嗎 ?

為什么不叫喬治去做呢 ?

急不急 ?

你為什么要查他 ?

我敢以十比一的賭注跟你打賭,在你回答了他所提出的問題,解釋了如何去查那些資料,以及為什么要查的理由之后,那個職員會走開,去吩咐另外一個職員幫助他查某某的資料,然后回來告訴你,根本就沒有這個人。當然,我也許會輸掉賭注,但是根據平均率法則,我相信自己不會輸。

真的,如果你很聰明,就不應該對你的 “ 助理 ” 解釋,克里吉奧編在什么類,而不是什么類,你會面帶笑容地說: “ 算啦。 ” 然后自己去查。

這種被動的行為,這種道德的愚行,這種意志的脆弱,這種姑息的作風,有可能將這個社會帶到 “ 三個和尚沒水喝 ” 的危險境界。

如果人們都不能為了自己而自動自發,你又怎么能期待他們為別人服務呢 ?

乍看起來,任何一家公司都有可以分擔工作的人選,但事實真的如此嗎?你登廣告征求一名速記員,應征者中,十有八九不會拼也不會寫,他們甚至認為這些都無所謂。

這種人能把信帶給加西亞嗎 ?

“ 你看那個職員。 ” 一家大公司的總經理對我說。

“ 看到了,怎么樣 ?”

“ 他是個不錯的會計,但是,如果我派他到城里去辦個小差事,他也許能夠完成任務,但也可能中途走進一家酒吧。而到了鬧市區,他甚至可能完全忘記自己來干什么的。 ”

這種人你能派他送信給加西亞嗎 ?

最近,我們經常聽到許多人對那些 “ 收入微薄而毫無出頭之日 ” 以及 “ 但求溫飽卻無家可歸 ” 的人表示同情,同時將那些雇主罵得體無完膚。

但是,從沒有人提到,有些老板如何一直到白發蒼蒼,都無法使那些不求上進的懶蟲勤奮起來;也沒有人談及,有些雇主如何持久而耐心地希望感動那些當他一轉身就投機取巧、敷衍了事的員工,使他們能振作起來。

在每家商店和工廠,都有一些常規性的調整過程。公司負責人經常送走那些無法對公司有所貢獻的員工,同時也吸納新的成員。無論業務如何繁忙,這種整頓一直在進行著。只有當經濟不景氣,就業機會不多的時候,這種整頓才會有明顯的效果 —— 那些無法勝任工作、缺乏才干的人,都被擯棄在工廠的大門之外,只有那些最能干的人,才會被留下來。為了自己的利益,每個老板只會留住那些最優秀的職員 —— 那些能 “ 把信送給加西亞 ” 的人。

我認識一個十分聰明的人,但是卻缺乏自己獨立創業的能力,對他人來說也沒有絲毫價值,因為他總是偏執地懷疑自己的老板在壓榨他,或者有壓榨他的意圖。他既沒有能力指揮他人,也沒有勇氣接受他人的指揮。如果你讓他 “ 送封信給加西亞 ” ,他的回答極有可能是: “ 你自己去吧。 ”

我知道,與那些四肢殘缺的人相比,這種思想不健全的人是不值得同情的。相反,我們應該對那些用畢生精力去經營一家大企業的人表示同情和敬意:他們不會因為下班的鈴聲而放下工作。他們因為努力去使那些漫不經心、拖拖拉拉、被動偷懶、不知感恩的員工有一份工作而日增白發。許多員工不愿意想一想,如果沒有老板們付出的努力和心血,他們將挨餓和無家可歸。

我是否說得太嚴重了 ? 不過,即使整個世界變成一座貧民窟,我也要為成功者說幾句公道話 —— 他們承受了巨大的壓力,導引眾人的力量,終于取得了成功。但是他們從成功中又得到了什么呢?一片空虛,除了食物和衣服以外,一無所有。

我曾為了一日三餐而為他人工作,也曾當過老板,我深知兩方面的種種酸甜苦辣。貧窮是不好的,貧苦是不值得贊美的,衣衫襤縷更不值得驕傲;但并非所有的老板都是貪婪者、專橫者,就像并非所有的人都是善良者一樣。

我欽佩那些無論老板是否在辦公室都努力工作的人,我敬佩那些能夠把信交給加西亞的人。他們靜靜地把信拿去,不會提任何愚笨的問題,更不會隨手把信丟進水溝里,而是全力以赴地將信送到。這種人永遠不會被解雇,也永遠不必為了要求加薪而罷工。

文明,就是孜孜不倦地尋找這種人才的一段長久過程。

這種人無論有什么樣的愿望都能夠實現。在每個城市、村莊、鄉鎮,以及每個辦公室、商店、工廠,他們都會受到歡迎。世界上極需這種人才,這種能夠把信送給加西亞的人。

誰將把信送給加西亞?!